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|

国民党幹部訪中に思う-台湾戦後史一斑

タイトル:国民党幹部訪中に思う-台湾戦後史一斑
投稿者 :憤怒的客家人
説明文 :
台湾のHN「憤怒的客家人」さんより、今般の国民党幹部訪中に関連して、台湾戦後史の隠された部分につき、日本の有志に思いを伝えたいと次の投稿がありました。その目的は個人攻撃ではなく、英霊の冥福を祈るご本人の思想信条に基づくものとのことです。以下、原文のみを掲載します。古川宏氏による意訳及び補足はWeb『帝國電網省』内のBBS「喫茶室」、本日投稿分をご参照下さい。
竹下義朗 TAKESHITA Yoshiro



當連戰與呉伯雄(客家籍國民黨副主席)現正在中國訪問時(有人云賣台),是否記得在連戰公開家産的記者會,大家最想知道的應該不是數字,而是取得的方式。只是避重就輕的公開自己和連方瑜名下的財産。連戰避重就輕轉移焦點的記者會,無法滿足社會大?的好奇,再加上國親兩黨黨員為私利眛心護主的種種言行,更叫人對台灣的政客感到失望。

呉伯雄(客家籍國民黨副主席)能多年任重要職務, 我不認為其有任何才華過人之處。 國民黨為平息二二八事變對呉鴻麒慘無人道之極刑所作之補償而已。利用呉伯雄澆熄客家人之憤怒。而呉伯雄亦甘之如飴。踏著自己伯父的鮮血,欣然接受多項"官位"。創客家先民紀録之最-賣主求榮。

毎一次大選二二八事變,美麗島事件, 白色恐怖事件,都會一再被提出來談,提出來問。不是受難家屬不知其刻骨的傷痛,不是當事人更不知當事人當年所受的磨難,但是不知其痛卻要求台灣人民忘記這段悲痛的歴史 ?

我想受難家屬或當事人,要的不是賠償,不是道歉,要的是事實的真相。不禁要喟嘆身為台灣人的悲哀。在我近45年的生命,因遠親是受難家屬或當事人,所以從未用心去了解台灣近代史(學校也沒教, 在那年代, 有誰敢教 ?不要命?),如今一篇篇讀,心情的沈重難以言?。

附註:
呉鴻麒(1901-1946)
前政務委員(現任客家籍國民黨副主席)呉伯雄先生有兩位伯父,兩人特性互異,命運不同,大伯父呉鴻森是資深老表,安養天年;二伯父的伯呉鴻麒,個性耿介,不得享天年,於二二八事件中蒙冤受害。

呉鴻麒中?客家人,乃一介文人,日據時代自「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」師範部畢業之後,曾任教於龍潭公學校及中?公學校。後來曾赴上海協和大學進修,爾後又轉入日本大學法科,畢業後通過司法科的高等考試,取得律師資格,便於台北建成町開業。

終戰之後,?出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,由於出身治學嚴謹的日本法學系統,呉鴻麒對於光復後陳儀政府官吏貪?馬虎的作風十分不以為然,因此封於貪?暴亂案件的處理均十分嚴格,從不加以待,因此得罪了一些人。小?家?濁流在其描寫二二八事件的作品《無花果》中,便曾提到:「......法官呉鴻麒,據云:有個軍人之妻進了日人經營的醫院,因生?時的開刀手術而死,打起了官司,?推事刊決醫師無罪,因而遭怨被報復。」

二二八事件爆發後,呉鴻麒沒有參加任何行動或聚會,他甚至還到監獄視察監獄中被捕嫌疑犯有無安置妥當;但3月12日在高等法院故遭國府軍逮捕,被捕的當時,正在法院開庭,同月16日在台北縣七星區南港大橋?遭槍殺。

17日?妻接到消息,得知南港坑道口有幾具屍體,其中可能有呉鴻麒,乃?去認屍,果然發現有呉鴻麒,?妻認屍後,欲租汽車載運屍體回家,卻因為當時政治氣氛恐怖,無人敢出租汽車,最後在百般困難下,?用了一輛手推車,才將屍體推回家。據?,呉鴻麒的屍體,經?妻一番清洗後,受槍傷的傷口,竟然滲出鮮紅的血。

(註:文中に一部、疑問符用途では無い「?」字がありますが、これは文字コード等の関係上、表示出来ない漢字である事を表しています。)

by ayanokouji3 | 2005-05-07 20:53 | Comments(0)  

<< 連戦氏作の対聯について-1 1996年的釣魚台(尖閣)問題... >>